罗永浩曾90度鞠躬道歉 小冰度秘缔造者融5000万 为企业定制聊天机器人

2017/06/28 来源:铅笔道 3379

图片关键词◆ 三角兽科技的三位创始人(从左到右):王卓然、亓超和马宇驰。

文| 铅笔道 记者 汪晨

导语

去年10月的锤子发布会,看到现场 PPT 将公司名三角兽错写成独角兽时,三位创始人在台下如坐针毡,内心有些失落。

王卓然还能想起最初接下这一项目的情形。在接手锤子系统 BigBang 开发项目之初,他还有些疑虑。

创办三角兽时,他和亓超、马宇驰希望让App、操作系统、智能家具设备能与人聊天、解答问题,无论是语音还是文字形式。

锤子手机的开发项目在王卓然看来仅仅是一个分支。亓超却一口答应下来:“我们能做。”一旁的王卓然大吃一惊。

不过,他们也因祸得福。当罗永浩为此失误90度鞠躬致歉后,越来越多的企业找到三角兽,希望让自己的产品与人对话。无意间,他们在业界有了名气。

目前,三角兽打算在企业服务、智能终端、泛娱乐领域深耕,接手更多项目积累经验,以形成各个垂直行业的通用解决方案。今年4月,三角兽将交付6个开发项目。

图片关键词

注: 王卓然承诺文中数据无误,为其真实性负责,铅笔道已备份录音速记,为内容客观性背书。

会聊天的人工智能

已近2015年11月下旬,西二旗狭长、冷峻的百度大楼下,王卓然和好友亓超照例在午饭后绕圈散步。烟瘾难耐,俩人用背部抵住有些刺骨的冷风,点燃打火机,将手中的香烟贴近火苗。

“貌似智能语义交互技术越来越火了,要不我们俩技术互补,一起创业吧?”亓超掸了掸手中的烟,转移了话题,试探地询问王卓然是否愿意创业。

彼时,两人均是百度聊天机器人“度秘”项目组的技术领头人。

王卓然擅长任务驱动的多轮对话技术和中控决策技术,能让人工智能理解上下文,了解用户需求后,解答诸如“附近是否有好玩的位置”、“今天天气如何”等目的性强的问题。

亓超则是微软小冰的缔造者,擅长开放域聊天技术,使人工智能可以与人闲聊,与王卓然所擅长的互补。

图片关键词◆ 微软小冰的100天历程(图片来自网络)

此前,王卓然已意识到,市场对聊天机器人、语义分析这类技术的关注度越来越高。

那一时期,他在英国的同学、同事创立了众多聊天机器人或语义分析技术公司。脱胎于剑桥的语义分析公司 Vocal IQ 被苹果收购,给了他明确的信号——大公司看上了这条赛道。

“行啊!”王卓然一口答应了。

“真行还是假行?你想清楚了。”王卓然的快速反应让亓超有些难以相信。

“真的行,我们找时间坐下来研究下这事吧。”

当晚,两人来到百度大楼一间偏僻的办公室,竖起白板规划创业之路。

接手开发项目积累行业经验

他们想到的第一步是融资和商务。但两人没有这些经历,需要一位有经验的人负责此事。

王卓然想起了高中同学马宇驰。此前,马宇驰参与创业已有几次,有商务运营经验。但他还是一家 O2O 公司的合伙人,是否愿意创业仍未可知。

11月29日是王卓然的生日,他邀请马宇驰到家中小酌,顺带问下马的意愿。正巧,马宇驰已有离去之意,愿意加入。

此时,仅剩创业方向和技术的具体落地场景还未落定。

王卓然和亓超曾想过制作一款类似亚马逊 Echo 的智能硬件,用户可在酒店房间内与它聊天,并语音控制酒店房间,且外观吸睛。

图片关键词◆ 亚马逊 Echo 智能音箱外观图,内置聊天机器人Alexa。

但与马宇驰讨论后,思路发生变化。他们认为这一方向虽然能让人眼前一亮,但服务范围过窄,犹如给企业上了一道“紧箍咒”。“智能硬件制作繁琐,团队内没有这类的能人,很难造出满意的成品。”

最终,他们放弃了制造硬件的打算,做自己更擅长的事:建造一个通用技术平台,输出智能语言交互技术,服务于企业客户。

要实现这一目标,他们需要先接手几个企业客户的开发项目,探求各行业的需求和真实场景。项目多了,再将经验沉淀,形成各个垂直行业的通用解决方案。

团队过往的光鲜履历使融资较为顺利。2016年4月,三角兽获得 1000 万元天使轮融资,洪泰基金领投,天善资本任旭阳、俞军跟投。王卓然和亓超也从百度离职,正式创业。

接手的第一个项目

三角兽接手的第一个开发项目来自 Rokid。

2016年2月,王卓然和亓超与 Rokid 创始人 Misa 见面。咖啡厅内初见 Misa ,王卓然本以为见到的是位漂亮的女创始人,却看到了一位大胡子男人。虽然没能如愿,不过他们没白来。

Misa 对开放域聊天技术感兴趣。此时,他手下的团队已开发了智能家居语音控制功能,但仅有这个功能还不能让 Rokid 这款智能语音设备显得更智能。他们需要让 Rokid 随时随地与人聊天。

Misa 很热心,犹如两人的创业前辈,既给他们指点,甚至愿意在创业前期给予他们办公地点和部分资金。当天,Misa 邀请他们来杭州看看,并希望能继续合作。第一笔企业订单如此到来。

图片关键词◆ 功能与亚马逊 Echo 类似,但 Rokid 外观更亮眼。

但项目也有挑战。与此前相比,聊天机器人需要能与用户有更深层次的交流。例如播放一首歌后, Rokid 能够评论这首歌是否好听,或者直接由 Rokid 歌唱。

要做到这一点,他们需要从人人网、微博等公开社交平台搜集上百亿组对话,清洗数据,找出部分属于评论性质的回答作为范本,训练人工智能学会评论。之后将算法输出为 API 接口,供对方调用。

他们的目标是让 Rokid 的回答与问题有85%的相关度。不过,首次交予的成果中,团队并未考虑过多细节,相关度为70%。

繁琐枯燥的算法优化工作就此开始。每周,他们会接收 Rokid 北京团队发来的需求列表,包含内测版用户发来的需要回应的语音,并在此后测试中改进 Rokid 的回应,如此往复。

8月,第一版开放域聊天技术达到 Rokid 团队要求,并注入至即将发售的 Rokid 设备中,相关度最高值超过93%。与此同时,锤子手机的开发项目也接近尾声。

罗永浩的鞠躬道歉意外打响名声

与锤子手机的合作与 Rokid 几乎同期进行。

第一次接触在2016年5月。三人在锤子手机的办公楼见到了朱萧木(锤子科技UX总监)。尽管在此前的发布会上,锤子手机就表达了不接入语音助手的想法,他们仍想试探地问下朱萧木,是否需要开发语音助手。

想法并没有改变,朱萧木回绝了他们的建议。但朱也提出了另一个想法。“你们有兴趣帮我们开发一个功能叫 Big Bang 吗?”

朱萧木的想法是:开发一个程序,使用户手机内选取段落后,程序能将段落快速拆分成独立的字词,并直接选取、复制和搜索。

王卓然仍在犹豫。此时加上他和亓超,团队仅有6人写程序,拨出部分人做这件事,明显耗时耗力。“而且我们的技术方向主要是人机对话,锤子这个项目属于一个分支,并非主要的研发方向。”

亓超却立马答应:“我们能做,一周后给出 Demo。”一旁,王卓然惊出一身冷汗。

锤子科技的技术要求明确,但也严苛:程序需植入手机操作系统内,预装在手机本地运行,内存最多占用50M,毫秒内响应拆分词汇。

为了达到这一目标,王卓然已不记得团队熬了多少通宵。“基本锤子一回复邮件,我们就得花两三个通宵。”产品即将封版时,锤子给出了评估结果,相关度为98-99%。

不过,让王卓然没想到的是,这个本属于支线任务的项目却让他们名声大振。

10月18日晚10点,锤子手机发布会已开场两小时,全国数十万人关注。此时,罗永浩照例穿着TOMMY HILFIGER的藏蓝色衬衫,讲述着 Big Bang功能。

当看到公司名字被错写为独角兽时,王卓然、亓超和马宇驰在台下如坐针毡,又有些失落。“很可能翻一页过去,就被人遗忘在角落。”

图片关键词◆ 发布会现场的PPT,还没有像网络上的这张图一样,将独角兽改为三角兽。

但当朱萧木提醒罗永浩名字写错,罗当场鞠躬道歉时,王卓然发现,手机微信上的红点突然增多,所有朋友都在询问:“三角兽是你们吗?”

这时王卓然才意识到,他们可能因祸得福,将被业内熟知。

二次元领域的探索

发布会后,三角兽声名鹊起,各行各业的企业找上门,希望能在产品中加入聊天机器人。经过筛选后,最终确定在三个领域积累研发,深挖各个细分行业的通用解决方案。

开发流程与 Rokid 类似:每与一家企业合作,三角兽需根据企业需求,从公开的社交平台寻找相应的对话组合,筛选、清洗后,通过深度学习、NLP 自然语言等技术,让人工智能学习提高回答的相关度。

此后,三角兽输出为 API 接口,供企业调用。开发项目通过验收后,三角兽会向企业客户收取技术费和服务费。每次耗费时间1周到3个月左右不等,根据合作方产品需求程度决定。

图片关键词

进入泛娱乐领域的想法来自于多家二次元游戏公司。

与这些公司见面时,王卓然总会听到几乎相同的市场数据:2亿二次元粉丝,其中9000万人痴迷于此,他们将虚拟角色当作生活和生命中的一部分。

这些游戏公司欣赏小冰的风趣,但更希望能够定制出一个含有特定性格、语言风格的角色。这也是王卓然、亓超脑海中比较理想的聊天机器人,对话水平更接近真人,富有个性色彩和生趣。

虽然这几家游戏从设计到发售间隔周期长,三角兽无法与其同步开发,没能继续合作。但想法就此延续下来。

A 轮投资也与此有关。东方网力(博雍基金LP)旗下的物灵科技是 jibo 机器人的中国市场运营方,他们与三角兽合作,希望这款机器人的中文语音带有美国特色和邪萌气质。“项目相当于一种二次元人物的性格定制。”

不过,在初期选取素材时,什么样的语言属于这一性格难以准确定义。因此,初期人工调校显得尤为重要。

例如人人网上的真实社交数据,若数十个女生的话语偏向这类风格,就会将这些作为定义聊天机器人性格的语料。之后再和客户的产品经理一起打磨,不断调整、训练。

今年4月,三角兽共有6个项目准备交付。除 Rokid、锤子手机之外,两个项目已交付。

/The End/